in Mentality ~ read.
親密力量工作坊—關於感受所有的一切

親密力量工作坊—關於感受所有的一切

親密力量工作坊是由自己開始的一段旅程。從自己開始,再到整個世界。當我們可以跟自己自在的相處,我們就可以在整個世界悠遊。親密力量工作坊會帶給我們的,是一個能對自己、對他人、對世界「創造親密的能力」。
親密力量工作坊 - 繽紛人生

一開始因為課程名稱的關係,對於「親密」我一直都是比較抗拒的,因此對這個工作坊也不是那麼感興趣,後來主要因為看到上過課程的人呈現確實都能讓我感受到相對來說沒有距離好接近。謝謝工作人員活出了感染讓我願意走進教室。

真正的聆聽:不帶有任何評斷,只有同理

課程開始,我的抗拒與以往的工作坊一樣明顯,我認為自己不需要被欣賞,不需要被同理,只要我自己認可就行,事後看,這些都是我創造「親密」與「慷慨聆聽」的阻礙。

溝通最重要的是聆聽。透過這個工作坊我才知道原來聆聽是有分不同程度的。過去的我總是左耳進右耳出,表面上有在聽,實際上根本沒聽進去。聆聽的最高境界說來很簡單,就是「只有聽」,沒有任何的主觀評斷,並能讓別人收到你對他的同理。我在溝通上的阻礙就是我從來也不同理我自己,自然很難做到對他人的同理。

親密工作坊也屬於蛻變工作坊的範疇,過程中的練習再度深入到我的潛意識,讓我回想起那些好久沒有想起來過的記憶了,這次想起來的部份都非常的清晰。原來我一直都沒有忘記,只是下意識地把這些記憶塵封,避免自己再次受傷難過。

弭平傷痛的方式:面對

想起歸屬斷裂與傷痛的時刻與回憶是欣喜的,感謝有這個機會讓自己再度回到當下那刻去體驗,並真的放下,放下那時來不及說的再見,放下我過去歸屬感的斷裂。讓我學會了用不同的心態來看待事情,知道如何去面對過去的歸屬感斷裂。

這種感覺暖暖的,是由內而外的,你會知道你如何去欣賞你自己。如何去欣賞別人,不只是嘉許還是發自內心的看到別人很具體的優點,用欣賞的眼光。

愛不是等價交換的關係:創造 vs 消費

同學的分享引發了我對自己的深思:為什麼好像每個人都在追求「被愛」,然後因為不被愛而感到傷痛,而我卻從來沒有想要追求被愛的感覺?實際上我比多數人都幸福,我被很多人愛著,可是我卻沒有對「愛」的渴望,因為我也發自內心不想要愛。

在工作坊中我得到了我的解答,我看到自己的這一點,我發現「接納愛」對我來說是一種負擔。

因為我可能要因為被愛,所以就要付出對應的代價。我總認為愛不可能是無條件的,一定是交換的。你給我付出,我就要給你對應的愛,所以我寧願不要收你這個愛。而也看到了自己的課題一直都是。什麼時候才要接納別人對我的愛?並且去接納很多人愛我的這個事實。

開始我認為沒有人會無條件的愛。或者是一開始我也沒有發現有人在愛我。當發現了之後,就認為不會有人給予無條件的愛。所以愛都是等價交換,那我不想要讓別人有目的的索取我的愛,而且我也覺得愛對我來說是一種負擔,一直就很排斥,抗拒讓別人走進來看我的心,然後我也想假裝一直很堅強,因為我不允許我是一個懦弱的。

通過這個我看到了很多時候我都是在消費周圍人的關係。我並不是在創造關係。關係的改善,只需要一個人改變就可以。也謝謝同學們的真誠開放,一瞬間就可以投入到那個當下,不虧都是在身心靈上面下過功夫的人,謝謝他們貢獻、回應與付出,讓我很快地察覺到自己的狀態與呈現。

我很幸福,我值得被愛。我也應該去創造這樣愛的關係。對於我身邊的每一個人。

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弭平傷痛、接納

上課之前,我從沒有想過我對死刑犯一命換一命的看法會因為課程而改變(當然,這個過程可能是從探索開始漸進的),廢除死刑在過去是我完全無法接受的觀念。

愛因斯坦有段話是這麼說的:

一個人是宇宙的一部分,受時空限制的一部分。他會覺得他的思想和感受和世界其他部分是割裂的,這是他的意思的一種錯覺。這種錯覺是我們的牢籠,將我們的欲求和情感限制在少數一些和我們親近的人當中。我們必須將自己從這個牢籠中解放出來,拓寬我們的胸懷,去擁抱所有的生靈和整個世界的美,這是我們的使命。

我們實際上很容易用分離來逃避我們真正要面對的問題,面對死刑犯也是,仔細想想,如果那些重大刑犯沒有受過創傷或者是正被傷害者。他們怎麼會選擇去傷害人呢?那些傷害他人的人,造成別人的痛苦,實際上他自己也有極大的痛苦,才會用這樣的方式釋放。當我們讓他們直接從這個世界消失,又解決了什麼樣的問題?

別忘了,看守囚犯的人,自己也困在監牢裡。

同樣的概念也可以轉化到自己與他人的關係中,當自己用不同手段在折磨與消耗對方甚至不自覺的時候,那是失衡的關係,代表自己沒有真的去面對心裡痛苦的來源,沒有真的做到同理與原諒。

你以為你是在門上的鎖,可你卻是打開門的鑰匙。

好好體驗自己心中的痛苦與難受,而不是用憤怒或是其他表層的情緒掩蓋自己真正要面對的問題,才是真正的放下與臣服,將自己從監牢中釋放出來,那把鑰匙就在自己身上。

因為老師的一席話,我開始對廢除死刑有了重新的認知,並認同是個正確的方向(前提是有對應的配套)。當我們真的進入合一的狀態,我們就不會再有「你我他」這些意識形態的概念而已。地球上的生命都是一體的,我們何必再自相殘害?

放下對於錯的執念

關於放下,我真的很感謝課程中的同學給我的回應,我一直以來都活在證明的範疇,任何事情總是要證明自己是對的,但這是一條沒有終點的道路,會活的很累。就算真的證明了自己是對的。你可能還是只有自己一個人。

給自己和他人設了各種「框架」。所有的應該不應該,都是妄念;就像完美主義,也是一種妄念。學會了放下、放下「證明」。放下我執,真的去感受,去體驗我自己,接納自己、接納他人、接納無常、並接納不穩定。

創造親密:單獨與孤獨的不同

人們時常有一種幻覺:你是你、我是我,我們在心中築起了「我」和「其他人」之間的藩籬,所以我們比較、競爭、批評,甚至是,躲藏。 我們害怕真實的自己被看見—而這正是創造親密最大的阻礙。 我們切斷了和自己的連接,從此這世界便和我們有了距離。當我們並不了解「自己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在這個世界上是什麼樣的呈現」,我們如何能真正的對他人敞開?

有一句話說的很好,你的任務不是去尋找愛,而是找尋並發現你所築起那些抵擋愛的藩籬。並且自己就要是「愛」本身,從匱乏出發是永遠不會豐盛的。

我們時常會覺得孤獨,那是因為我們不知不覺進入了分離抽離,然後把「你」與「我」的界限劃分非常清楚。親密力量讓我看到人與人之間都是一體的,宇宙都是一體的。

當你擁有創造親密的能力。你就可以用你的真實面目與他人聯結,盡情的投入,做你所愛的人事物中。不需要任何的遮掩,不需要偽裝。

當我們害怕真實的自己被看見,這就是我們創造親密最大的阻礙。我們切斷了與自己的連接,所以我們跟這個世界有了距離。當我們不了解自己的時候,就無法知道在世界上自己是怎麼樣的呈現,也沒有辦法真正的對他人敞開。

欣賞並感恩一切的美好

讓我再次變得甜蜜、芬芳、新鮮而且狂野,以及感謝任何微不足道的小事。

親密力量對我來說讓我學會了同理,我開始學會欣賞世界上任何人事物的美好,也開始學會欣賞自己。在我們人生重要的區塊,總是想要更多更好更不同,遇到阻礙跟挫敗,慣用的方式就是透過不斷地鞭打自己來前進。

如果我們不看外在的結果,當我們向內看的時候,我們才有機會追求內心的祥和,並且對任何不確定性都能保有平靜,那才是真的能讓我們不斷持續前進,活在豐盛而不是匱乏之中的秘密。

親密力量對我來說最大的價值是讓我有一個機會重新學習跟身邊的人事物如何相處,包含自己,使我們可以自在地面對各種人際關係。親密是一個讓自己對自己、對他人、對世界都能走得更近的力量,對他人不會有任何的批判評斷就是很純粹地呈現,你隨時隨地都能感受到自己是被深愛,被祝福的。

做我們靈魂渴望的事,愛我們一直想愛的人,說我們發自內心的語言;盡情地投入所愛的人事物之中,無須掩飾,無需偽裝,沒有批判沒有論斷,只是純然地,在那裡。同時感到全然的安定與自由。這,就是親密力量工作坊想帶給你的禮物。

親密力量讓我學會感恩學會。離自己更近,學會如何表達愛,如何接受愛。而不是創造分離、抽離、以及孤獨的感受。

活在豐盛、而非匱乏。

後記

這是我時隔近半年才寫的文章,親密力量工作坊的體驗心得真得很難寫。裡面沒有任何新的觀念與知識,而是發自內心的體驗。過去的我總著重在「知識」的分享,卻忘了如何分享體驗。這關於親密(Intimacy),字根可以拆解為 Into-Me-See,讓你走進來看我。不願意把自己打開,讓別人看到,這也是為什麼從體驗出發去寫一篇文章會這麼困難吧(苦笑)。

最後,附上我很喜歡的詩:

所有力量在我們之間自由流動 
委屈、沮喪、內疚、悲傷、憤怒、痛苦 
當它們自由流淌 
我在悲傷裡感到溫暖 
在憤怒裡發現力量 
在痛苦裡看到希望
當我內心足夠強大
你指責我,我感受到你的受傷
你討好我,我看到你需要認可
你超理智,我體會你的脆弱和害怕
你打岔,我懂得你如此渴望被看到
當我內心足夠強大
我不再防衛
所有力量在我們之間自由流動
委屈、沮喪、內疚、悲傷、憤怒、痛苦
當它們自由流淌
我在悲傷裡感到溫暖
在憤怒裡發現力量
在痛苦裡看到希望
當我內心足夠強大
我不再攻擊
我知道
當我不再傷害自己
便沒有人可以傷害我
我放下武器,敞開心
當我的心,柔軟起來
便在愛和慈悲裡
與你明亮而溫暖地相遇
原來,讓內心強大
我只需要,看到自己
接納我還不能做的
欣賞我已經做到的
並且相信,走過這個歷程
終究可以活出自己,綻放自己
                                     — 家族治療師:維琴尼亞•薩提爾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