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Life ~ read.
[重點整理] 柯文哲:我心目中的「正常國家」:價值決定政策,追求公平正義

[重點整理] 柯文哲:我心目中的「正常國家」:價值決定政策,追求公平正義

得來不易的民主精神值得珍惜

1996 年是一個分水嶺,1996 年開始,每次總統大選不管過程中有什麼紛紛擾擾,台灣主體意識在每次總統大選都會越來越強烈。至今產生了三次政黨輪替,讓我們逐漸凝聚了台灣的主體意識,透過總統直選台灣那時候實際上已經形成了 96 共識

我們成功地用數人頭的方式取代打破人頭的方式來替換政權。

然而,台灣現在民主政治的問題:

問題一、台灣從來就不是一個法治的國家

我們要承認一件事情,台灣從來就不是一個法治的國家,法律訂在那裡就給您參考用。

依照《預算法》規定,110 年度中央政府及國營事業、基金預算,應在去年 11 月 30 日前完成審議,往年國營事業預算通常會拖到當年度立法院才審完,例如 109 年度國營事業預算是到同年度 5 月才經立院三讀,而今年延宕情況更嚴重。

我們要求人民守法,第一步是政府要守法。政府都沒有在遵守你怎麼叫老百姓遵守?

問題二、民主為台灣帶來最大的問題:我們再也沒有長期計劃了

選舉讓政治人物唯一的關注的就是下一次的選舉,形成了短期利益導向的政黨政治。

過去 20 年來,無論中央或地方,沒有人進行有意義的步驟,因為任何步驟要好多年後才會看到作用,現在這社會沒有人要做長期工作,台灣在政治上一個最大的問題是 2000 年之後再也沒有長期計劃了,因為政治唯一的 KPI(關鍵績效指標)就是「現在、下次的選票」,民進黨現在想的只有2022 年選贏,台灣已經失去長期計畫,在失去長期計畫的狀態下,這種需要長時間才能解決的問題,在現階段都很難解決。

我講一個最簡單的例子:台灣的長照機構跟日照中心,沒有人要蓋卻每個人都發重陽敬老金,是因為發下去馬上有選票,但蓋長照機構不會在任內完工,所以沒有人做,台灣一年重陽敬老金發 80 幾億,十年就 800 多億,若用在長照系統早就完工了,長照系統至今亂七八糟。重陽敬老金。不分貧富通通發放的重陽敬老金,幾乎沒有一個社會學者認為這是一項好政策,但長久以來,因為可以討好選民,所以沒有人敢取消。

第二個例子是防疫,這兩年的疫情,從防疫到振興、轉型、紓困,台灣政府在這兩年最大的戰略錯誤是沒有做好轉型工作,印度利用疫情全國發電子身分證,台灣的振興券花 40 幾億,若用在電子身分證早就全民都上線了。

我們因為短期利益犧牲了長期利益。

派系利益 >> 政黨利益 > 國家利益

猴子理論:

  1. 猴子不是爬到樹上才屁股變紅的,他是爬到樹上才被看到的。他蹲在地上的時候,我們也不知道他屁股是紅的。
  2. 一個人地位高了,會變糊塗的。事實上,一個人的缺點正像猴子的尾巴,在地面的時候,尾巴是看不見的,直到他向樹上爬,就把後部供大眾瞻仰,可是這紅臀長尾巴本來就有,並非地位爬高了的新標識。

每次講到猴子理論我們的確看到,沒有長期計劃的根本原因:派系利益遠大於政黨利益,政黨利益大於國家利益。個人的利益大於派系的利益、派系的利益大於政黨的利益,政黨的利益大於國家的利益。

扣掉統獨議題,國民黨與民進黨實際上沒有什麼不同

扣掉統獨的這種爭議疑問,你能不能告訴國民黨跟民進黨哪個地方不一樣?從來沒有人願意回答這個問題,有時候還開玩笑說國民黨的餐桌禮儀比較好。

目前的國民黨跟民進黨在本質上沒有什麼不同,他們只是誰都輪流爬到樹上被看到屁股是紅的而已。

兩千年前我們贏新加坡南韓,不過兩千年以後我慢慢輸掉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其中一個原因就是這個短期利益導向的政黨政治,

大陸:「階級鬥爭,一抓就靈」
台灣:「抗中保台,一抓就靈」

對我來講一下統獨只是工具,真正政治的本體是民眾,民眾才是政治的目標對象,就是想不通我們是要為老百姓好的,所以法律是要服務人的不是人來去服務法律的,再來,黨這個字就是:要走得快一個人走啊,要走得遠要一群人走了,但我們相信眾人的智慧超越個人。

一個黨從政的目標就是讓台灣民眾謀求最大的快樂跟幸福,統跟獨怎麼會是政治上的目標呢?

區分政黨的關鍵是看他們的價值,政治應該要落實在人民的生活每一天,統獨只是工具,真正政治的本體是民眾,民眾才是政治的目標對象。統獨不應該是政治的目標,老百姓的幸福快樂才是目標。

我們總是在檢討已經過去的事情。追究過去的責任只是要製造現在的問題,反對用意識形態撕裂現在的社會。解決現在的問題,避免以後再發生,最後才是檢討過去的事。

極權制度和專制制度的最大不同在於,有一套系統的意識形態學說和體系,對人們構成了思想的鉗制和統治,讓人乖乖地追隨領袖,聽從他的指令和擺佈,喪失反抗意志。(出處

img

問題三、無法互相包容,但是包容是自由的基礎

人類的四大自由
1. 言論自由
2. 宗教自由
3. 免於匱乏的自由
4. 免於恐懼的自由

「共容、共融、共榮」,第一就是容忍,這是自由的基礎,容忍別人才能融合,最後也才能得到光榮,就是說看起來不喜歡,但還是要跟他一起工作的意思一樣。

容忍是自由的基礎,我當台北市長,我就封殺王世堅的案子嗎。沒有。所以有時候不管是容忍還是包容,這是自由的基礎。

「台灣」不該是政黨綁架人民煽動對立的代名詞

台灣是全體國民所共有,不是政黨綁架人民煽動對立的代名詞。

台灣絕對不是民進黨專有的,台灣是全體台灣人所共有的,不是用來煽動社會對立的工具,國家治理是這樣的哦,台灣整體利益人民最大的福祉,政治落實在人民生活的每一天,理性務實對話,理性務實科學,用論辯來代替喊口號。

解決問題不要解釋問題,科學不是宗教。

科學跟宗教最大不同點在哪裡呢,科學承認我們有可能是錯的,所以只要有新的證據我願意改。宗教是不能驗證的叫宗教,所以意識形態跟科學不一樣的。意識形態不允許別人辯論。

國家治理,簡單來講:理性務實科學。

我們目標是正常國家,政府是可信的,法律是給人民遵守用的,司法是公平的,公務員是服務人民的,監獄是關有罪的人。我們建立一個現代化國家就這樣,這就是國家治理。

要相信人類社會是越來越高尚的

我們追求公平正義應當是一個理念,,這就是如果有選擇,要選擇正面跟進步的方向。我認為的人類社會是越來越高尚的。

為什麼有時候你要把它當做一個理念?我相信整個人類有 5000 年的歷史,有文字的歷史 5000 年來人類是越來越光明越來越進步,偶爾會看到那個不好一定要把它應該是逆流,我想說我要有這種信仰的人啊,不然你會看到那種不合理的事情你會動搖。

我認為的人類在過去 5000 年了是越來越進步的,為什麼?有的時候看一部電影在阿波卡獵逃,他把人的心臟挖出來祭神,中國在商朝時代,燒活人獻祭一次燒死幾千個人,用活人殉葬,一直到康熙皇帝才明令禁止,在眾多朝代中,存在活人殉葬的制度,包括奴婢、侍衛甚至是嬪妃,他們當中有被活埋、被殺害或是自殘後陪葬的,少的話幾個人,多則可能數百人。所以在人類的歷史在中國歷史上用活人陪葬是很常有的,一直到康熙皇帝親自下旨說廢止,所以說中國歷史上活人陪葬陪葬是常有的事情。

我們今天會把活人拿去陪葬嗎?所以從那個燒死幾千人獻祭天神、挖人心臟。到現在我們會尊重人,尊重對人的價值,我一直相信這種信仰,如果你沒有做到這個,看到不合理的地方你會動搖。你相信不相信,人類是越來越光明的,人類是往進步的方向前進的。

人有夢想而偉大,為什麼去騎一日北高啊,這不是在炫耀,作為人類你為什麼跟動物不一樣,人類有認真有追求光明面、自我實現的夢想。政治應當是激發人類那個光明的一面,怎麼會老是激發人類惡劣的一面?

真正的民主是把國家的權力中心交回到人民

開放政府,全民參與,公開透明,政策還是要從由下而上去做最後的確認。

真正的民主是把國家的權力中心交回到人民,民主政治不是透過選舉把人民的權力收攏在自己手中,所以如果有一天你知道六都的縣市長全部是總統一個人決定,這個是民主嗎,我才不相信呢,這是把人民的權力收到一個人手中。人民的權利收到政府手中再交還給人民,這才是民主的真諦。

民主是需要教育與訓練的

民主政治不是透過選舉將權力收攏到自己的手中,而是收到自己手中再交回給人民。

我們台北市居民可以自己提案,要有足夠人跟你聯署,他就可以去申請預算來說,老百姓的民主是要訓練,要培養的就是我們台北市成功的地方:開放政府、全民參與、公開透明。

人民才是政治的主體,不是意識形態

我也在研究民進黨民進黨中央黨部牆壁上那 7 個字:「清廉勤政愛鄉土」。我想奇怪,一個清廉勤政愛鄉土的政黨都搞得現在這個樣子,到底是哪裡出問題?我後來才知道問題出在哪裡,少掉一個愛民,人民才是政府的主體。關懷弱勢就是愛民。

《21世紀資本論》中提到,用錢賺錢會比用勞力賺錢快,所以貧富懸殊會越來越厲害,因此國家必須用所得累計稅,也就是說有錢人必須課更高的稅,社會福利要更偏向弱勢,也就是說,齊頭式、不分青紅皂白的社會福利是不對的。公平的對待每一個人的基本權利,關懷弱勢。

  • 目標:讓台灣民眾謀求最大的快樂和幸福
  • 方法:理性務實科學,統獨只是工具

政治的目標是讓人民最大的幸福更快樂,方法:理性務實科學。

最後,我們是個柔性政黨,我們不是那種什麼組織動員、黨紀,搞一大堆的這種理念。我們的核心理念就是台灣的總體利益,民眾才是根本,政治要落實在人民的生活每一天,我們的目的是讓人民過好一點的生活。聖人無常心以百姓之心為心。

政治只有 3 個原則:對的事情做、不對的事情不要做、認真做。

什麼叫國家治理,這是我們作為我們建立一個現代化國家的目標。

共融社會國家治理,這是我們現階段,要做的事情我跟你講哦優化,

2020 年台北市交通事故死亡件數與死亡人數,分別是 60 件、 60 人,為六都最低,也創下近 50 年的新低紀錄,20 條綠色人行通道,一畫下去你看,事故傷亡就下降,在政治上沒有什麼困難沒有多偉大,每天做做小事而已,政治要落實在人民生活的每一天,騎樓弄平、燈會亮、水溝會通、路是平的。實際上我們現在,對的事情不做,不對的事情一直做,然後又很懶惰。

面對問題是解決問題的地位就沒有大問題,所以就根本沒有問題,也不能解決,問題問題就解決你啊,但問題也不是你說的對不對大家幫幫,你那問題變成問題應該提出來被罵而已,

政治的核心是執行力,清廉勤政愛民愛鄉土,請不要把愛民弄掉,從這裡知道我不是在做政治的領導者,我們還是跟大家講,我當台北市長到現,在我每天 7 點半準時上班,我每天坐公車上班,一開始那藝人做秀好好坐下,你也來做做看,一個每天坐公車上班每天準時 7 點半坐在那裡,做做看。最後就是堅持。謝謝!

以台灣為名、以民眾為本

以台灣為名、以民眾為本,我們要從政治上領導者跟文化的傳道者,我們要相信眾人的智慧超越個人智慧。

我們跟國民黨民進黨為什麼不一樣、我們為什麼跟新黨、親民黨、時代力量也會不一樣?
台灣民眾黨成立的目的:人民才是政治的主體,不是意識形態。

服務人民,不服務於意識形態。

註:這篇文章的內容是我根據「柯文哲:我心目中的「正常國家」:價值決定政策,追求公平正義」整理出來的,內容多少有縮減與重組,強力推薦觀看原始影片。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